新励成OMO:基于实践的创新

  基于实践的OMO创新

  ——OMO的What、Why、How

  不久的将来,一个人如果需要学习口才,首先接触到的是网络上口才培训专家的各种自媒体,然后ta会了解到这些专家名师都是出自一个平台叫新励成。然后ta可以通过微信的小程序进行口才测评,也可以用手机导航到附近门店。不管从哪个渠道来访,都会在栗客获得一个会员身份,并且用这个身份在栗客获得关于口才能力提升的咨询、服务和社交平台。

  从第一次测评开始,后台就会为ta建立专属的口才能力档案,ta在APP和门店的所有行为数据会被整理归档。随着个人信息的完善和模型特征的增加,人工智能会从全网的数据库中匹配符合ta个人档案的培训方式,定制专属的口才知识库。ta试用满意之后,就会缴纳年费,获得尊贵的学习者身份。

  接下来,APP会开放更精准的选课和约课服务,线下门店也会全面开放所有场地的使用和课程的学习。线上,ta可以获得专属的内容推送和点评,线下,ta可以获得全场景的演练和实战机会。额外还有机会参加全国认证的口才等级认证,和全国的学习者一起比拼口才实力,挑战演讲口才的奥林匹克。

  ——这就是OMO战略描绘的未来图景,打造属于每一个消费者的全天候一站式的口才提升服务平台。

新励成OMO:基于实践的创新

  2020年刚刚到来,在1月的OMO创新研讨会上,新励成战略顾问方盛老师提出了一个教培行业视角下的OMO定义,即:

  ? 以客户为中心? 通过新方法的应用力? 达成由内而外一体化的升级

  非常朴实的三句话,却包含了关于OMO战略的What、Why、How。OMO是2017年由李开复提出的线上线下融合的概念,从2018年初开始就有大大小小的教育培训机构宣布了各自的OMO战略。大家似乎都很笃定,OMO就是传统教育培训机构在线化的最佳出口。

  那么新励成提出的基于实践的OMO创新到底是什么?和其他机构提出的OMO战略又有什么异同呢?本文尝试从这个定义出发,来探索一下基于实践的OMO创新,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新励成OMO:基于实践的创新

  WHAT:什么是OMO?

  OMO从来不是一个新概念,而是技术成熟后的必然。从2017年开始,行业内就在讨论线上和线下边界的消失,泛内容赛道的模糊化。彷佛在17年之后,大家就创造了一种线上线下融合的新模式。

  其实,并不是什么新的模式,线上和线下的边界本来就是在传统技术水平的限制下,人为制造出来的。现在这个边界只是随着技术的进步,自然消失了。比如过去我们的学员上课,如果ta在线上学习了一节课,学了什么、学了多久、什么地方做了笔记、什么时候关闭了视频、花了多久完成的作业等等,这些都可以数据化,并且发回后台利用算法分析建模。

  而如果同样的,ta在教室里上了一节课,产生的信息和行为,过去的我们是没法分析的。这就造成了边界,物理空间和数字空间被隔离开了。再退回到更早的过去,即使是在线上学习的数据,我们也没有后台。要发回到物理空间之中,由真实的员工处理手工表,开展研讨会的形式去分析和研究。所以,边界其实都是人造的,并没有这样一条属于线上和线下的边界,一切数字空间当中的行为数据全部是来自物理空间的操作。

  只是最早的时候,我们只能监测电脑对电脑的访问;现在我们可以检测人在手机屏幕上的点击;未来我们同样能监测人在教室里的活动。有了互联网的ABC(人工智能AI,大数据BigData和云Cloud)工具,线上和线下将会成为过时的概念,他们的边界也会随之消失。

  所以正如定义指出的,OMO不是一种新的模式,而是一种升级,一种由内而外一体化的升级正如人工智能是编程自动化的一种升级,大数据是统计分析的一种升级,云是远程技术的一种升级一样。所有的新概念,本质都是升级,而OMO的核心就是基于融合思想的一种一体化升级。

  过去技术原始的时候,在线业务和线下业务的分割是被交付逻辑倒逼的。而客户真正需要的从来就没有两套逻辑,客户的价值需求从来就是一条链条。我们的升级就是基于客户需求这一条价值链条,对业务进行一体化的升级。

新励成OMO:基于实践的创新

  WHY : 为什么做OMO?

  既然要基于客户需求升级业务,那么客户需求是什么样的呢?

  首先,就是全天候的体验。过去我们的学员会受到时间、地点、师资、排课率、满班率等等限制,没有办法在希望的时间,希望的地点上到希望的课程。对于培训机构的管理也是同样的挑战,比如交付周期长的课程,通常出勤不是很理想;低端基础的课程,满班率往往不高。师资的季节性紧缺(旺季老师需求大)和结构性紧缺(爆品课程老师需求大),又会拉高人力资源成本。而全天候的体验就会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真正做到随时交付,随地交付。从有什么课上什么课,到要什么课有什么课。

  其次,就是一站式的服务。过去学员需要提升软实力,要在视频里学知识,在教室里练能力,有的问题还要专门请老师吃饭个别解答。这还不算,线下会员有一个身份,线下VIP又有专属权益,线上会员还有一套独立的交付逻辑。这样复杂的价格和权益体系让学员在寻求问题解决的时候处处碰壁,也让营销部门做产品体系和活动策划的时候苦不堪言。一站式服务,就是统一的身份,统一的权益,统一的服务标准。单端体验就是所有的产品和资源在一个终端触达和分配,不再需要分散的解决。

  最后,就是个性化的定制。教学逻辑中最传统的矛盾就是“因材施教”和“有教无类”。“有教无类”代表了教育的集体视角,要求教育公平,权利平等。“因材施教”代表了教育的个体视角,要求尊重兴趣,发挥特长。政府和公立教育机构可以稳稳站在集体视角,提供最底层的人群也能享受的基础教育服务。而企业就必须站在个体视角,对每一个前来寻求帮助的客户负责。

  过去,从经济效益的角度,我们希望一个产品尽可能的覆盖更多的人群。增加产品适用性的同时牺牲了产品的有效性,没有做到因材施教。而在数字化时代,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将会拉平这一条产品基线,让我们更轻松的为学员提供弹性的教学服务。针对不同人的需求定制产品,同时用户的成长数据又可以优化整个定制过程。如此形成闭环,更好的完成企业在教育需求中扮演的角色和使命。

  我们了解了客户的需求,尝试需要怎样做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这就是基于实践的OMO创新。所以,定义当中的第一句话“以客户为中心”,看似是一句口号,其实就是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做OMO创新。客户的需求是一切战略的原动力。当我们关注客户,以客户为中心,就会看到正确的方向。

新励成OMO:基于实践的创新

  How:怎样实践OMO创新?

  既然业务升级了,对企业的要求自然也就升级了。要想知道怎么做,就要了解新的业务形态对企业有了哪些新的要求。

  ? OMO业务形态下对战略思维的要求:

  互联网之所以能够在无数领域当中颠覆传统行业,就是因为互联网的思维模式——以价值和本质为中心的思维方式,把传统行业当中的种种噪音和杂质通过技术的方式一一打破,把业务提炼到极致和纯粹;再利用技术的方式把价值进行无上限的放大。

  传统企业转变到OMO形态下的企业,也应当遵从这几个原则:聚焦,专注一项核心的价值;极致,力出一孔、止于至善,打造技术壁垒;敏捷,快速试错,快速迭代;求真,打破惯性思维,剔除噪音,大胆创新业务。

  ? OMO业务形态下对市场营销的要求:

  融合会打通所有的信息壁垒,所以OMO对企业的品牌、渠道和公关能力都有全新的要求。线上和线下都有不可取代的优势,但是教育又是一个特殊的品类。低付费频次、高付费金额,说明教育是一个谨慎的决策性行为,这也是教育在上一轮O2O创新中水土不服的重要原因。零成本增加产品线?打破教育的三公里半径?解放思想,摸清楚线上的优势是新一轮创新的重点!

  另外互联网是拥有永久记忆的,对差评的零容忍对企业的品牌和公关部门都增加了新的挑战。

  ? OMO业务形态下对管理的要求:

  业务模式的融合和一体化,也要求管理的融合和一体化。以大数据为媒介,所有的管理过程会清晰的可视化呈现出来。数据化管理要求不再有端到端的流程,而是围绕核心价值形成各种闭环。

  传统的部门分立和以结果为导向的管理方式将不再适用。管理者更多的依据数据来形成管理决策,通过反馈来实现过程控制,通过迭代来实现提升和优化,通过协作来达成目标和结果。

  未来,简单的决策和控制将会由人工智能和算法来接管和取代。管理岗位将会在信息获取能力,分析能力,判断能力上受到更大的挑战。

  ? OMO业务形态下对产品和服务的要求:

  过去老师会什么课就上什么课,企业有什么课就卖什么课,这是完全的卖方思维。学员接受的是刚性服务,没有太多的选择权。新的业务形态就要求企业按用户思维全面的改造产品和服务体系。

  首先,团队的研发能力会受到巨大挑战,新业务会对内容和课程提出更多更快的要求。传统的慢条斯理研发模式已经不适用了,快速响应,快速调整才能满足用户源源不断的需求。

  其次是企业知识库的搭建,融合和一体化就意味着不同的产品会暴露在同一场景下。专业的管理知识才能够避免内容的重复,冗余甚至是矛盾冲突。最后是团队的专业素养,互联网的特点是信息实时、透明、传播力强,任何的不严谨和似是而非的内容都会给体验和口碑带来不可逆的影响。

  除了以上这些要求,其实还有很多的细节要点,本文不一一论述了。除了这些个别的要求,对全员提出的共同要求是对于学习能力和创新能力的挑战。创新就是用新的方法满足新的要求,用新的技术解决新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定义的第二句告诉我们实践OMO创新的关键就是要“通过新方法的应用”。

  至此,本文已经回答了关于OMO的三个问题——What、Why、How,希望能够成为方盛老师三句话定义的一个注解。

新励成OMO:基于实践的创新

  面向未来的OMO创新

  目前OMO在全行业都是新事物,没有人能够给出OMO战略的完整理论和实施方法。所以2020年,新励成率行业之先,推动OMO创新;不能基于理论和旧有经验,只能基于实践。同时,这还是一项面向未来的工作,这项工作可能未来要持续很多年。今天我们认为的OMO,不一定是明天实践出来的OMO。所以我们要离开自己的脚跟,展开想象。

  最后,我们畅想一下未来,只要我们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了解新的需求;加强学习,掌握新的方法;解放思想,就一定能在OMO找到新的突破;最后把经验回馈社会,创造属于新励成的新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