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时不常写点儿东西的人而言,写作冲动是非常珍贵的。在这次决定落笔之前,我有过两次冲动,特别想写点儿什么。

第一次是1月21日那天下午,老大(赵璧)突然给我发来一张“入职四周年的祝福图片”,那一刻我才第一次清晰的意识到,原来我已经来公司整整四年了,我跟老大说“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如此之快啊,这一晃就4年了”。

说完,我甚至有点儿恍惚,但回忆又是如此的清晰,仿佛就在眼前。我记得帅哥(赵帅)第一次在国贸给我初面时的迷人眼神,记得静姐(詹静)在海淀给我复面时,方亮和宋国坐在静姐旁边那灿烂的笑,更记得三面时,在西直门地铁站,电话那头花姐(赵永花)的声音,我现在还听得见,这些画面都还那么清晰。

1-20011511495a56.jpg

这四年,我不再只是单纯的研究哲学,不仅有了很多伙伴,还有机会将哲学有效的应用于口才和软实力的研究当中,这件事我一直很惬意,更幸福的是,这几年,我结了婚,也生了子,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很感慨。那天真的很想写点儿,但恰好家里人都来了广州过年,说说闹闹的,转过脸也就没顾上了。

第二次的兴奋持续了几天,可能是和伙伴们很长时间不见了,有点儿说不出的压抑,虽然疫情带给我的低气压持续存在,但是“企业文化学霸挑战赛”和“线上颁奖直播”,却让我感觉到了扎实的快乐和温暖,这次憋不住了,必须得写点儿了。

其实,我本打算写的应该算是工作日志,内容是对自己2019年文化工作的一个简单复盘,应该在1月15日就写了,不过由于年底的事情有点儿密,一直拖到现在。按照此时的心情,这篇日志很有可能写成散文或者随笔了。前几天,在文化工作小组的群里,礼宾姐(王礼宾)、虹锦(朱虹锦)、巧红(杨巧红)和雪雯(张雪雯)热热闹闹的组织学霸挑战赛的时候,就很暖心,后来大家热火朝天的刷题时,那节奏真是太欢乐了。我感觉大家对《再喙》都是很感兴趣,也很认可的,这让我特别有欲望,把再喙背后的一些故事和我的一些感受分享给大家。